大姨求學路

2018-08-28 15:34:38來源:泰州晚報

  【作者簡介】陳社,亦名肖放,泰州海陵人,做過農民、工人、職員、公務員,著有散文集《坦然人生》、雜文集《不如簡單》、小說集《井邊》、評論集《向平凡致敬》等作品。

  大姨求學路

  □陳社

  1939年初,大姨高鳳子10歲。因日寇轟炸泰州,她和哥哥、妹妹、弟弟兄妹五人隨母親去了江西泰和縣(時為國民政府江西省臨時省會),投奔正參與籌建國立中正大學的父親。 在泰和插班讀了兩年小學,畢業后,母親對她說,我一個人忙不過來,姐妹中你最大,應該做出犧牲,停學幫我帶你小妹妹吧!大姨無奈,在家帶了一年妹妹,又鬧著上學。父母便讓她去設在泰和的省立護士學校就讀,主要考慮護校不收學費,還可以常回家。大姨去了一個月,對護士專業沒有興趣,還是鬧,想上普通中學,為的是以后考大學,母親不同意。

  一天,葆靈女子中學的校長周蘭清阿姨來串門。周阿姨的丈夫姓張,泰州人,是大姨父親高柳橋的發小,同窗多年,后又一起到美國留學,過從甚密。周阿姨問起大姨的情況時,大姨哭著說:“我不想上護校了,我要上大學。”周阿姨便批評大姨的父親:“Mister高,你讓兒子讀中學,不讓女兒讀,是重男輕女吧!”父親解釋說:“不是我,是內子太苦了。”周阿姨便勸大姨父母讓孩子自主選擇,說:“讓鳳子跟我走吧,她能吃苦,讓她勤工儉學。”父母答應了。

  就這樣,大姨跟著周校長去了三百里外的雩都縣,成了葆靈女中的學生。臨行前,父親向她交代了三條:1.葆靈女中是教會學校,你不許入教。2.不許參加任何政黨。3.中學期間不許談戀愛。大姨連連點頭,只要讓她上學,什么都能做到。

  在葆靈女中就讀的六年,周校長把學校的圖書館交給大姨管理了六年,包括日常管理和打掃衛生,讓她有了一份收入。此外,大姨定期去她的英語老師家中打掃、整理,寒暑假幫助低年級同學補習功課,還積極參加聯合國救濟署所捐贈衣物的洗滌、熨燙工作,收入逐步增加。與此同時,她勤奮學習,成績始終名列年級第一。由于學校規定每年總成績前三名的同學免除學費,大姨得以省掉了六年的學費。又由于學校規定前三名的同學期末考試免考,大姨又有了更多讀課外書籍和打工的時間。這六年,她自食其力,沒有給父母增加負擔。僅有的一次假期回家探親,也是用的自己攢下的路費。

  六年中,葆靈女中曾兩度搬遷。先因日寇轟炸,學校由雩都轉移到鄉下;后因抗戰勝利,學校遷址南昌。在南昌,大姨升入高中。當時她全家已由泰和遷到江蘇無錫——父親被聘至省立教育學院任教,父母要她來無錫讀高中,她說我們學校在最困難的時候,學生剩下六十余名、教師剩下六七人,現在抗戰勝利,學校終于等到了發展之機,我舍不得離開。

  她依然拼命讀書、拼命打工。當時條件已經好多了,過去靠燈草照明,現在是就著電燈夜讀;過去缺醫少藥,身上滿是疥瘡,現在已經痊愈;過去光著腳板上課(有木拖鞋但響聲太大),現在有錢買了球鞋;過去常用醬油湯泡飯,現在為了省錢還是離不開這個“神仙湯”。最有成就感的,是第一次給家人寄去了自己的勞動成果——為聯合國救濟署打工,有現金和實物做酬勞——她用發下的毛線織了毛衣,又挑了一條裙子、一件上衣寄回無錫家中。

  高中畢業時,成績優異的大姨被保送到金陵女大英語系。大姨嫌學費貴,一心報考不收學費的師范專業,同時被中央大學、東吳大學、廈門大學錄取。最終去了中央大學地理系就讀天文專業,時在1948年9月。

  在南京,大姨見到了哥哥高介子。哥哥是無錫教育學院中共地下黨負責人,因逃避國民黨的抓捕而躲到南京一親戚家。哥哥帶著她去見了中央大學地下黨的韓海波。他對韓說,我這個妹妹肯學習、能吃苦,但是不關心政治,我把她交給你們了。韓便交代大姨的同班同學陳渭庚多關心她,陳推薦大姨讀毛澤東的《論聯合政府》《新民主主義論》等著作,并安排她參加一些活動。大姨一下子就被毛主席的書迷住了,過去她最痛恨日本鬼子,現在了解了國內形勢,相信了共產主義,思想發生了巨大變化,決心為解救勞苦大眾、實現全國解放而奮斗。

  那些日子里,大姨很少去上課,成天研讀革命書籍,參加“反饑餓、反迫害、反內戰”游行示威等學生運動,經常踏著一輛破自行車奔波于各個學校之間為地下黨送信。她還擔任了學校工人夜校的教員,教工友們識字……依然處于拼命學習、拼命工作的狀態中。

  1949年4月23日,中國人民解放軍飛渡長江,南京解放。當年6月,大姨在學校入伍,參加了劉鄧大軍的南下服務團,踏上了解放南中國的新征程。

捕鱼达人在线客服